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座机:+86-0000-9687

手机:+86-0000-9687

新闻资讯当前位置:利来国际下载 > 新闻资讯 >
《阿含经》 自制简单墙上装饰品 戒律内容与衣食

自净其意。”

这才是佛陀真正的本意所在。

对《阿含经》的戒律内容以及饮食和僧衣制度的考察,走出人生苦痛,使自己在精神上要快乐点,两手空空。所以在有生之年,死带不去,生不带来,只能是徒有其表而已。财物是身外之物,没有了精神资粮,过多就成了贪欲。而人生中最主要的是精神资粮,法布施是精神的。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借助物质完成身体所需,为布施中最胜。财布施是物质的,然复法施于中最尊。”法布施胜过财施,施中之上无过财施,莫行思欲之施。所以然者,当行法施,“佛亦作是说,不贪财物。”弟子听后也相互传颂佛陀的教导,恭敬于法,多闻四远,便得称誉,勿思欲施,佛陀教导弟子要“当念法施,“当知受报”也如是。布施还分为财施和法施,都是这颗心在起作用。“以其至心故行施”,一念善,这也就决定着布施的结果。中国佛教禅宗做禅讲“平常心”。一念恶,处以什么样的心态是非常重要,无食便丧。”所以在布施的过程中,有食便济,念众生类由食而存,专精一意,得甘露法味。”因为菩萨以“平等心而以惠施,声彻十方,有大果报,得大名称,胜过犯戒的人。布施“当获大果,得福无量。想知道《阿含经》。布施持戒之人,这样获福的功德才不可称计。布施要以平等心布施,不如施“成佛及比丘僧”,施畜生食,其福功德不可称计。由此来看,况成佛及比丘僧,况向如来、至真、等正觉,况向辟支佛、得辟支佛,况向阿罗汉、得阿罗汉道,况向阿那含、得阿那含道,获福不可计。况复成须陀洹乎?况向斯陀含、得斯含道,获福亿倍。与向须陀洹食者,获福万倍。施断欲仙人食者,获福千倍。施持戒人食,获福百倍。与犯戒人食,获什么样的福:施畜生食者,施什么样的人,布施可以获福无量。《增一阿含经》是这样描写,佛陀对出家、在家弟子经常开示关于布施的事宜。波斯匿王闻佛曾说过,阻止修行的进步。在原始佛教中,是成就道业的障碍物,同时也是在消除我们内心的傲慢心。修行人把精神以外的物质都视为身外之物,不光光是把自己的东西给予需要的人,所以在成就菩萨行的六度中放为首要。布施,为不杀生故。2.4.施食的功德布施在佛教的修行过程中是非常的重要,因恶水中有细菌,便不食。不瞰鱼。不食肉。不饮酒。这是根本大戒的重要的戒律之一。不饮恶水,使胎儿受伤。不畜狗家食。设使家有粪蝇飞来,因怀孕妇受到惊吓,在怀孕家乞食,不在中食。不怀孕家食。这主要先前有迦留陀夷在日暮之时到城里乞食,是不可食。若有二人食,是垢秽之食。2.3.2.不可食不夜食。这与不非时食、过午不食适应。不食刀杖劫抄之食。不食欺妄食。利用欺骗、妄语得到的饮食,也不知出要,不见己过,贪着自食,又不肯施人。若有净食,有不净食,因为是垢秽。苦行者,就可以呵责之,食自落果。沙门食更生物,食果,食根,食粗食,食头头逻食,食标米,食稗子,连饭也没得吃了。可以食的有:食菜茹,罪孽深重,那么说明死者没有口福,如果连续七家行乞不到食物,到附近的村子里行乞,对中国的民间风俗影响深远。在民间如果家中有人逝世,其它的也是。这条佛教教规传人中国后,过了中午浆也不可饮,过了第七家就不可以再乞食了。或者只有一食,只限于食七家,“饭齐五升”,3.1.可食常乞食的人,不可食的两种。2,在《阿含经》中随处可见。主体现在可食的,不着于味”。类似这样例子,“少食知足,在此就要,不为饮食起求欲想”,多少得中,当**微之气”。但是对于饮食要“知量,听说简单。然后得修行道,气力炽盛,长育身体,多少**微之气,因为饮食是“求于上尊之道,开始饮食,佛陀放弃苦行之法,所以佛陀当时修习苦行不能获得“四法之本”。因此,随心所欲,或食草根,或食稻麻,乃至七食。或食菜果,有时是三食,有时是二食,有时是一食,或寂寞不语”,身体没水,“或盛冬坐冰,两脚在上而头首向地”,或悬鸟身体远地,或卧板木铁钉之上,“或卧荆棘之上,那些是不可以食。佛陀在六年苦行,也就是那些是可以食,式叉摩那所受持的六法戒以及比丘二百五十戒、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戒的具足戒等。

2.3.饮食的范围饮食的范围,在家戒有:优婆塞、优婆夷所受持的五戒、八关斋戒、十善戒;出家戒有:沙弥、沙弥尼所受持的十戒,又可分为在家戒与出家戒,凡发菩提心的僧俗二众皆得受持。别戒则为僧团七众所各别制定的戒律,是诸佛教。’是通于僧俗二众的禁戒。三聚净戒也是通戒,自净其意,众善奉行,属于自律。佛教的戒律分为:1.通戒与别戒:七佛通戒偈:‘诸恶莫作,是发自内心的自我要求,属于他律;而佛教的戒律,校规、法律是来自外在的约束,不同的是,人民恪守法律一般,也是世间一切道德行为的总归。受戒犹如学生遵守校规,一定要学阿含经。

佛教原始戒律--十诵律

佛制戒律常识作者:同修居主[大庆]戒是一切善法的根本,不信因果的人,传统文化,当以谦敬为作礼。是为八敬之法。¨’’

不学伦理道德,当处新受大戒比丘下坐,深自省察儋而自守。八者比丘尼虽百岁持大戒,今复如是自耻惭愧,以弃侨慢之态,当半月诣众僧中自首过忏悔,若犯法律之戒,深自省察儋而自守。七者比丘尼自未得道,是为世间放逸之人耳,知是人非为道也,不得共说世间不急之事也。设说不急之事者,但得说般若波罗蜜,当自捡校儋而自守。六者比丘尼有庶几于道法者得问比丘僧经律之事,比丘尼即当自省过恶。不得高声大语自现其欲态也,若比丘有所闻见讼问比丘尼,亦无往反之缘儋而自守。五者比丘尼不得讼问自了。设比丘以所闻所见,见若不见,闻若不闻,所闻所见当自省察。若邪语受而不报,坚当自制明断欲情儋然自守。四者三月止一处自相捡校,不免罪根,为欲所缠,为不清净,不得相与并居同止。设相与并居同止者,劝乐新学远离防欲儋然自守。三者比丘比丘尼,常自恭敬谨敕自修,便为乱新学比丘意,不得故言新沙门劳精进乎?今日寒热乃尔耶?设有是语者,半月以上。比丘尼当礼事之,用自欢乐也。二者比丘持大戒,调欺咳笑说不急之事,不得戏故轻慢之,自制简单墙上装饰品。当尽形寿学而持之。自纪信解专心行之。譬如防水善治堤塘。勿令漏泱。其已能如是者。可得人我法律戒中也。何谓为八敬。一者比丘持大戒。比丘尼当从受正法,因为翻译的原因把“瞿昙弥”译成了“裘昙弥”。有八敬之法不得腧越,只是在八敬法的内容上有点出入。还有,遵守八敬法的经过。所有的经过都与《中阿含经》基本相同,“八尊敬法”。在《大爱道比丘尼经》中也提到瞿昙弥出家,“八尊法”,的来龙去脉。八敬法又称“八不越法”,,得受具足;作比丘尼。”。这是“八敬法,戒律内容与衣食制度。出家学道,是此正法、律中,若瞿昙弥大爱奉持此八尊师法者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八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八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叉手问讯。阿难,恭敬承事,故当向始受具足比丘极下意稽首作礼,比丘尼受具足虽至百岁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七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十五日行不慢。阿难,当于两部众中,比丘尼若犯僧伽婆尸沙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六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比丘得说比丘尼所犯。阿难,比丘尼不得说比丘所犯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五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比丘尼得问经、律、阿昆昙。阿难,比丘尼则不得问比丘经、律、阿昆昙。若听问者,若比丘不听比丘尼问者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四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求见、闻、疑。阿难,当请三事,于两部众中,比丘尼受夏坐讫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三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比丘尼便不得受夏坐。阿难,若住止处设无比丘者,是积极的行善。

阿难,‘众善奉行’则属作持戒,根本在止恶,是消极去造恶业,就是作持戒。七佛通戒偈中的‘诸恶莫作’属于止持戒,称为止持戒;策励修习善业的行为,停止恶业的造作,摄受一切众生的饶益有情戒。3.止持戒和作持戒:护持所受的戒体,积集一切善的摄善法戒,即:断一切恶的摄律仪戒,指大乘佛教所受持的三聚净戒,如《四分律》、《十诵律》等。菩萨戒,指声闻乘所受持的戒律,解释得非常的精细。

2.声闻戒和菩萨戒:声闻戒,五戒的基本内容,是为沙弥尼戒也。这样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,得五神通得度五道,看看中国装饰公司100排名。故不饮酒。欲离五阴五欲五盖,不值大道其心无,心闭意塞世世愚痴,轻易师友不孝父母,不能讽经不敬三尊,持南着北,皆悉由之。牵东引西,失道破家危身丧命,不得尝酒。酒有三十六失,不得嗜酒,不得饮酒,是为沙弥尼戒也。沙弥尼戒,行四等心,志于大乘不为小学,常叹经法菩萨正戒,不讲王者臣吏贼事,不得论说俗事,无有非言。言辄说道,恶言直避常行四等,闻恶不宣,不闻莫言闻。见恶不传,不见莫言见,不得两舌恶言。言语安详,是为沙弥尼戒也。沙弥尼戒,志空无相愿,何所着乎,何所淫泱,计地水火风无我无人无寿无命,观身四大本无所有,心不存欲,口不淫言,鼻不淫香,耳不淫听,目不淫视,如虚空风无所倚着。身不行淫,心不念淫。执己鲜明,口不说淫,一心清洁身不淫泱,不得淫泱。何谓不得,是为沙弥尼戒也。;沙弥尼戒,则曰不盗,常立权慧,六情无着,心不窃欲,身不贪衣,舌不偷味,鼻不盗香,耳不爱声,目不爱色,心不念取,主不手与不得取。口不言取,不得取也,不得盗窃。一钱以上草叶毛米,是为沙弥尼始学戒也。沙弥尼戒,普等一心常志大乘,等无差特,如父如母如子如身,哀诸众生如己骨髓,于某快乎。某畜月巴某瘦,某肉少也。意亦不念当有所贼杀,某肉多好,某肥某瘦,亦不得言死快杀快,为我杀不食。口不说言当杀当害报怨,疑杀不食,闻杀不食,而不手为亦不教人。见杀不食,身不杀人物蛟行喘息之类,护身口意,加哀蠕动犹如赤子。何谓不杀,不得杀生。慈愍群生如父母念子,但相比律部中的《沙弥十戒法并威仪》和《沙弥尼戒经》的解释就显得粗略简单了。我们可以看看《沙弥尼戒经》中对五戒的解释:沙弥尼初戒,而对出家僧人也常常提到五戒。出家后的沙弥和沙弥尼授戒是授十戒。《长阿含经》虽有对五戒的解释,离放逸处。在佛陀时代对居士也传授五戒,是为不妄语……舍于饮酒,不诳他人,至诚无欺,是为不淫。装饰设计需要学多久。舍离妄语,洁净而住,不为欲染,殷勤精进,净修梵行,是为不盗。舍离淫欲,无私窃意,其心清净,不与不取,是为不杀。舍窃盗心,慈念一切,怀惭愧心,是没有什么区别的。在《长阿含经》中有一段关于五戒的解释:舍于刀杖,是指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。从居士五戒和出家僧人的五戒来看,出家僧人的五戒,不杀、不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。,唯愿听许于正法中为优婆夷。尽此形寿,归依三尊,从今日始,发欢喜心。即白佛言,闻佛所说,世尊渐为说法。示教利喜,出家的戒律与在家居士的戒律没有什么区别。如居士的五戒:尔时,不迷惑)

1.五戒从《阿含经》的内容看,因为戒本身就是缘起之法!(不执著,不可须臾离也。(净空老法师法语)

--------佛说以戒为师,亦为彻始彻终根本大道,《弟子规》与《十善业道》和(太上感应篇),枝叶繁茂。习儒学佛,故能生生不息,根生干、干生枝、枝生条、条生花叶果实。惟根本彻始彻终,处事待人接物自然做到尽善尽美。故知《十善业道》、《弟子规》犹如大树根本。千经万论好比枝叶花果,字字句句落实于日用平常微细之处。果然认真尊奉,为初学入门之修行纲领,(太上感应篇)佛之《十善业》,道之,着重在儒道里奠定大乘根基。。儒之《弟子规》,就放弃小乘的修学,中国在唐朝中叶之后,所以,比学小乘之后再进入大乘还要好,因为学儒道之后再进入大乘,非佛弟子」。其实墙上。可是,后学大乘,「不先学小乘,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与价值。

佛在戒经里面讲,或者说在当代研究《阿含经》是很有必要的,特别是原始佛教最原始的重要的依据之一。所以当我们再次回顾,是“东方文化一大宝藏”,是佛教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却又是非常的丰富,今天我们从阿含经的思想内容来看,因为“学佛者以谈小乘为耻”。然而,研究的范围与队伍是非常薄弱的,隋唐以降,《阿含经》也成为最早传人的经典之一。《阿含经》的思想在南北朝后,令人唏嘘不已。可见必须向百丈清规说不!

当佛教传人中国后,竟然博得一片赞赏,就把佛制取而代之,仅仅因为合乎中国当时世俗规范,装饰品。破坏佛制的行为,和佛制戒律对着干,这叫清规?这种公然的违反佛制戒律,都不给饭吃。每人每天破重戒,不愿意违反佛制戒律而耕作的,而且提倡每日耕作(每日波逸提一次)。且,作为佛子不但越位制戒,一日不食。评论:戒律乃唯佛能制,尽其形寿。

百丈清规:一日不作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二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比丘尼半月往从比丘受教。阿难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为女人施设此第一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看着上装。比丘尼当从比丘求受具足。阿难,尽其形寿。云何为八?阿难,女人奉持,我今为女人说八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不令流出。如是。阿难,为守护水,深水作坞,犹如鱼师及鱼师弟子,尽其形寿。阿难,女人奉持,我今为女人施设八尊师法。谓女人不当犯,也就是后来的“八敬法”。阿难,不得已才制定了“八尊师法”,修学博闻的。世尊在阿难的再三请求下,奉持禁戒,学习四谛之法,归依僧,归依法,我也饶益瞿昙弥大爱。因为我她归依佛,鞠养于我。阿难,母亡之后,我知道瞿昙弥大爱多饶益于我,瞿昙弥大爱鞠养世尊。你看装饰设计是什么专业。”世尊说,世尊母亡后,瞿昙弥大爱为世尊多所饶益。所以者何,于是就说:“世尊,使梵行不得久住。阿难见此方法不行,“有秽生者必坏彼田。”所以说女人出家学道,这样的家庭会兴盛吗?犹如稻田和麦田中,女多男少,这就好像一个家庭,令此梵行便不得久住。”佛陀又比喻说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者,于是来佛的住处。世尊对阿难说:“若使女人得于此正法、律中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。”阿难听后,世尊说“女人不得于正法、律中,问其何故如此立于门外?瞿昙弥说:阿难尊者,住立门外。”阿难见状,疲极悲泣,尘土坌体,佛陀也如是三次回答。瞿昙弥于是“涂跣污足,净修梵行。瞿昙弥如是三次,尽其形寿,着袈裟衣,如是汝剃除头发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。瞿昙弥,汝莫作是念。女人于此正法、律中,瞿昙弥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耶?佛陀说:止、止,女人于此正法、律中,女人可得第四沙门果耶?因此故,顶礼佛陀。说:世尊,佛的姨母瞿昙弥大爱来到佛陀的住处,与众比丘夏坐的时候,一律不得使用这些饰品。3.八敬法佛陀在迦维罗卫尼拘类树园,在受八关斋戒的日子里,有挑逗淫意在内。所以在家弟子,女人带了可以诱惑男人的心,因为爱美之心人人有之,抹在身的香水、香油等等。这些东西是美化的装饰品,涂在脸上的粉,胭脂,所以在南传小乘佛教的出家人是不带手表的。胭粉是指,这些都属于香华蔓之类的,领带上装饰品等等,男人的手表,身上带的玉器等等,帽子上的饰品,项链、项圈、耳环、戒指、头上的别针、发夹,脂粉之饰。女人的金银首饰,受了八关斋戒的人是不能睡这样高贵的大床的。C.不着香华,应该过朴素的生活。所以八关斋戒里规定,早已忘记自己是个修行人,他的道心必定会减退,享受高贵的待遇。当一修行人睡在这样的床上的时候,是过着奢侈的生活,能够睡在这样的床上,而且还有精细的雕刻晶,不但高贵、华丽,或者果汁之类的。B.不坐高广大床。古时候的床是用金、银、象牙等装饰的,但可以喝水,是指在中午后不可以再进食吃食物了,不得受比丘戒。”不非时食,“不得为俗人授八关戒斋;更不得作沙弥戒和尚乃至比丘戒和尚;沙弥不持‘不非时食’,便不能为俗人作八戒阿舍梨(师);不终身持‘不非时食’者”,也就不能说是“戒斋”了。“出家而不持‘不非时食’,而不受此“不非时食”,在八关斋戒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条。受八关斋戒,可以通过忏悔消罪。学会客厅放什么柜子好看。)。

A.不非时食,也就是轻罪,而犯饮食戒律的主要是犯“波夜提”(波逸提的别称,也有“量腹而食”。在《摩诃僧只律大比丘戒本》中对饮食的制度也有数条,有“一坐而食”,不但有“次第乞食”,如实而知之。”在乞食的方法上,便得三昧。已得三昧,得诸善根。已得善根,心得开解。心已得解,那么也就会:“身体轻便,增长气力而已。所以能够坚持“一坐而食”,消除痛苦,因为饮食是“使此身趣得存形”,不要有贪着饮食之心,得不到也不要忧。得到食时,得食也不要喜,名为乞食。乞食是支持生命的延续,比丘,使气力充足。如是,更不造新,除去旧痛,但欲使此身趣得存形,无有贪着之心,思惟而食,不得亦不忧。设得食时,得亦不喜,趣以支命,求哀忏悔。佛陀为他开示什么叫比丘乞食?比丘,与贪欲之人没有什么差别。迦留陀夷于是来到佛陀的住处,有可等异?”不知时节,如在家白衣,食不知时,行无节度,“今诸沙门,胎儿随命终。城中善男信女也议论纷纷,而动了胎气,并呼“见鬼”。因此,你知道自制。心里极为恐怖,出家人又着坏色衣。长者妻子见状,就亲自持饭出来布施。而迦留陀夷“颜色极黑”,听说有沙门在外乞食,恰巧长者妻子怀孕,欲要降雨。他来到长者家乞食,天气“极为暗冥”,到城中乞食。当时,着衣持钵”,是因为“迦留陀夷向暮日人,就是‘一坐而食”。一坐而食的制定起因,不得过时。”因此就要学习“乞食之法”。而乞食的方法,佛陀就制定在“日中而食,皆一坐而食。唯愿世尊当与诸比丘限时而食。”通过优波离的提议,所以他教诫弟子也应当“一坐而食”。优波离也说“过去如来、将来诸佛,或正中食。”2.2.2.一坐而食佛陀乞食的方法是“一坐而食”,或时一食,终不移易。”“或在冢间,一处一坐,“不择贫富,次第乞食,这才能成就"/kiE道”。大迦叶在世尊的面前赞叹阿练若的乞食之法,是为了“少欲知足”,一日不食”的“农禅并重”的生活方式。佛陀制定的“次第乞食”方式,代替的是“一日不作,佛陀时代的僧人是“乞食”的生活方式。佛教传人中国后就没有这样的生活方式了,长夜当得不饶益苦。由上面两段我们得知,前后失次而行乞食,莫重,莫越,未知法、律,出家未久,汝是年少,不知先后次第。余比丘见已而告之言,不闲法、律。当乞食时,有年少比丘出家未久,应学如是。时,乐住远离而习精勤。立正念、正智、正定、正慧。常当远离,次第乞食。少欲知足,一定要次第乞食。幼儿园春节装饰布置。常行乞食,乞食之时,来生必定贫穷。所以佛陀特别强调,不知布施,因他恐富贵之家的人,大迦叶是平等心故而食,其它比丘百思不得其解。佛陀解释说,被佛陀呵责,据载大迦叶就是这样。后来就有其它比丘效仿他的行为,专食富贵之家,恐不美味。也有就是见贫穷之家不食,自己不喜爱,见所施之食,应该次第乞食。因为当时有不精进比丘,不可挑斋主家食,不可挑所施之食,可亲近的与不可亲近的。2.2.乞食的方法2.2.1.次第乞食佛陀乞食以平等心故,是在日常生活中障碍修道的精进。浆也有两种,令一切恶法不起;不可亲近的饮食,是对自己在修道的过程中起到增益的作用,此食是不可亲近的。也就是说可亲近的饮食,那么“善法有损”,也就是恶法起,不善法在起作用,此食是可以亲近的饮食。还有一种亲近饮食时,“不善法损”,一切不善法不起,也就是善法。那么,对一切法起到增益的作用,有不可以亲近的两种。在得到饮食时,不可亲近饮食中有可以亲近的,思食最增。”2.1.2.可亲近,就是依此“后有爱”相应的思愿(思食)所再创的。所以“中阴虽有三食,也有赖于思食与识来再创。一切有情的生死相续,还有未来生命的延续,四食不但有关现在生命的延续,但依四生五趣的差别而有所不同。据印顺法师所说,其余三食都可通三界,抟食限于欲界,是佛陀对世间精细观察而提示的人世间的事实。四食中,《阿含经》在原始佛教中的重要性。

《大乘义章》依据《成实论》和《杂阿毗昙心论》解释四食之意。四食,内容。部派佛教的分裂,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,据圣严法师所说可能与现在的中国现存的《阿含经》有所出人。川由此观之,阿难所诵出的经就是《阿含部》,如十事非法的问题;也有大乘非佛说的分歧。在佛陀灭度后的第一次结集中,有在戒律上的分歧,称为“部派佛教”。部派佛教分裂的原因是多重的,形成十八部和二十部之说。这个时期,强调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发展。这两派后来又发生多次的分裂,思想活跃,强调维持传统佛教的权威性;大众部是僧侣少壮派,史称佛教的“根本分裂”。上座部是长老派,最初是上座部与大众部,佛教内部就出现了分裂的状况,因时能烧燃众生。

《阿含经》戒律内容与衣食制度 常 耘 法 弘

白佛陀灭度后,此罪得大叫唤地狱。因时能焦热心,波逸提。"

补注:上座部云波逸提。翻为能烧热,菩萨更应如此)《四分僧戒本》:"若比丘自手掘地、教人掘地,恐怕伤害生命。(事关慈悲,佛也规定比丘不许耕田掘池伐木,助于专心办道。比丘以托钵乞食为正命。此外,考虑到乞食能降服慢心、破除对美食的贪求,在佛陀时代比丘比丘尼戒律已经基本完善。

当释迦牟尼佛创立佛教以后,由此可知,却没有详细内容,但很少提及。虽提到比丘二百五十戒,八关斋戒虽有详细的解释,菩萨戒则没有。最多的是三归戒和五戒,三归戒、五戒、八关斋戒和八敬法,主要有:a.三归戒b.五戒c.八关斋戒d.菩萨戒在《阿含经》中提到的是,主要有:a.沙弥及沙弥尼戒b式叉摩尼戒c.比丘尼戒d.比丘戒e.菩萨戒在家居士的戒律内容,故两者的要求也不一样。在四部《阿含经》中佛陀所提到的戒律主要是五戒、八关斋戒和比丘尼的八敬法。出家僧人的戒律内容,范围与定义上差异,出家僧人的戒律与在家居士的戒律在本质上还是有所不同。主要表现在,所谓不同的就是,所以说五戒是基础。但是,不管是多是少都是从五戒当中分化出来的,不断的完善。佛教的戒律是以五戒为基础,而是不断的补充,无需戒律的约束。佛陀制定的戒律在内容上不是一蹴而就的,自身本来就清净,出家众都是具有一定的慧根,因为在佛陀成道时,所以就有了“则犯制限”的方式,污染了清净之心,后来根据弟子们所犯有碍修行的进程,一念可以是恶。佛教的戒律在佛陀最初成道时是没有的,只在人的一念之差。一念可以是善,不犯非法。”因为人的善恶之分,阻止一切的造恶行为。所以说“不作众恶,保护受害者的利益。佛教的戒律也是如此。对于自制简单墙上装饰品。戒律是维护修行者的清净之身,所以法律就起来为受害者主持公道,并不是绝对没有犯法者,法律对他是没有作用的。但在实际生活中,自净其意。”

一、《阿含经》的戒律内容对于一个守法者来说,众善奉行,以此来达到佛陀的本怀一“诸恶莫作,然后再制定相关内容与范围来约束比丘乃至佛教徒的行为准则,都是在经历所得的经验,违犯了沙门出家的本意才制定的。戒律与饮食的制度,也是根据当时比丘所做的行为,而是逐渐形成的,不是一开始就一蹴而就的,同时也为当今的佛教指明了方向。可以这么说衣食的制度与戒律的制度有着同样的经历,更明了佛陀对衣食制定的苦心与本怀,给后来的出家僧人指出了衣食制度的范围,也难怪佛教以五戒为一切戒律的根本之戒。2.饮食与僧衣的制度,可见佛陀的教化目的是五戒,但没有具体的内容和持犯规定,犯戒的罪过。虽也提到过比丘的二百五十戒,守持的功德,其它都是在五戒的基础有所延伸和扩展。反复提到五戒,而戒律内容主要是五戒为基础,得出以下几点结论:1.佛陀早期的戒律是随犯随制的方式,对《阿含经》的戒律内容以及饮食和僧衣制度的考察,不论居士还是出家僧都不可忽视。综上所述,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也是佛教的生命力所在,说为识食。

三、总结我们知道戒律是佛教徒修行中所要守持的基础要求,能令一切诸心数法住持不坏,事实上客厅装饰品摆件。是其心王,令法今不散坏说为触食。有漏思数起后不绝说为思食。有漏心识,能知一切心心数法,是其段食、数法中有漏触数,欲界地中香味触等,有漏识心命报不坏名为识食。若依《昆昙》,说为思食。如思玄妙得不死等,或当应以彼现在思想而活命者,不应言无,皆由往思,说为思食。若如是者。一切众生所有寿命,令命不断,戒律。是其命根,过去业思,不知何思。有人释言,名为思食。虽有此言,以思活命,若依《成实》。羹饭等事名为段食。冷暖等名为触食。或有众生,论释不同,有一段专解释四食的。首先表明四食是指:“段食、触食、思食、识食。”此之四食,所以称为食。“地狱众生与无界即以识为食”。《大乘义章》卷10,使生命长久延续不断,是谓名为识食。识是指六识。六识由前之抟食、触食、思食三食的势力,以识为食,乃至有想、无想天,梵天为首,意之所知,“所念识者,事实上自制简单墙上装饰品。说为思食。”D识食,不应言无。或当应以彼现在思想而活命者,皆由往思,一切众生所有寿命,说为思食。若如是者,令命不断,是其命根,生希望之念以此来滋长相续诸根。“过去业思,是谓名为念食。”也就是通过第六意识的思所欲之境,及诸所持之法,或以体触,或以口说,又作意志食、意念食、业食、念食。《增一阿含经》称为念食。“诸意中所念想、所思维者,故触食也是维持有情延续的重要因素。C思食,大装饰公司。使身心健康,即能资益生命力,合意触生起喜乐受,主要为可意触,起乐受、苦受等。这里的触食,叫不可意触。从此可意、不可意触,叫可意触;生起不合己意的感觉,认识六尘境界的触。根、境、识三者和合时所起合意的感觉,”所以名为更乐食。据印顺法师解释为:触是六根发六识,诸余身体所更乐者,衣裳、伞盖、杂香华、熏火以及香油。“与妇人集聚,更乐食者,即指感觉。《中阿含经》解释为,又作细触食、温食、更乐食(《中阿含经》的称呼)、细滑食、乐食,各种饮料之类的细柔之食。B触食,众生以此得存长养。”又分为粗食与细食。粗食是指米、面、五谷之类的普通食物;细食是指酥、油、香气,才能称为食。所以《中阿含经》说:“世尊说四食,所以叫段食。”要对有益身体健康的,可分为多少餐次段落的,是物质的食料,是谓名为抟食。”所食的,诸人口之物可食瞰者,又称为段食、揣食、见取食、粗抟食。“如今人中所食,可能是翻译上的问题。A抟食,识食。现在通用的是《杂阿含经》的四食名称。而《中阿含经》的四食名称略有不同,意思食,触食,识食。《杂阿含经》是:抟食,意念食,更乐食,《中阿含经》所说的四食为:抟食粗细食,互相嫌诤2.1.饮食的种类2.1.1.四食在《阿含经》中经常提到四食,别为二部,衣食。而受众名。映障大众,莫令恶人于僧中住,相破坏故,大迦叶也对阿难说:“听三人以上制群食戒。”阿难回答说这是有两个原因:一者为贫小家。二者多诸恶人以为伴党,所以佛陀告诫弟子要“观食不净”。关于对饮食的制度,会障碍修行人的道法,或者贪爱其味,知足而已。”因为饮食过量,故听此食,恐遂至死,众患要已,此食自足。若身苦恼,听说《阿含经》。若居士食,也只是“若乞食,不可贪求美味。佛陀所制食,只是“知足而已”,但是“为疗形枯”、“食取充躯”、“调和其身”可以进食,是解脱生死的障碍法。在实际生活中没有食物也是不可以的,所以食是生死的祸患,无食无生死。”五欲中也有“食欲”,在沙弥十戒和沙弥尼十戒也同样有这条戒律。佛陀也说“有食有生死,八关斋戒中有一条就是“不非时食”,也就是行乞的人。所以饮食的制度在戒律中是非常重要的,翻译成汉语就是乞士,只介绍八关斋戒后面三戒。

2.饮食的制度授过大戒的比丘,不再赘述,尽形寿不着香华、脂粉之好。八关斋戒是指: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、不非时食、不坐高广大床、不着香华脂粉之饰。也就是在五戒的基础加上不非时食、不坐高广大床和不着香华脂粉之饰。五戒在前已说过,不着香华、脂粉之饰。我今亦当如是,我亦上坐不犯此坐。如阿罗汉,阿罗汉不在此八种座,或角床、佛座、辟支佛座、阿罗汉座、诸尊师座。是时,金、银、象牙之床,恒不在高广之床上坐。所谓高广之床,从今日至明旦。如阿罗汉,不着于味,少食知足,恒以时食,尽形寿不坏斋法,不着于味。我今亦如是,少食知足,恒以时食,尽形寿不坏斋法,无所触犯。如阿罗汉,持佛禁戒,不复饮酒,自今日至明旦,无所触犯。我今亦当如是,持佛禁戒,心意不乱,不饮酒,我自今以后不复妄语。如阿罗汉,自今至明日不妄语,不欺他人,恒知至诚,尽形寿不妄语,无所触犯。如阿罗汉,至明日清旦,复不念他女人想,亦不念己妻,今日持不淫之戒,身体香洁,恒修梵行,无有邪念,不淫泱,我今尽形寿,自今至明日持心。如是真人,尽形寿不盗,制度。好喜布施。我今字某,无有邪念。尽形寿不盗,有慈心于一切众生。如阿罗汉,不杀、无有害心,持斋至明日清旦,于众生有慈心之念。我今字某,无有害心,是打开了了生脱死的一扇大门。由此可知八关戒斋在修行法门中至关重要。持心如真人。尽形寿不杀,持八关戒斋只是一个起点而已,还有更多,八关戒斋要比五戒十善更进一步了。这不是持戒的最终目的,从递进的方式看,这是两者最大的区别。因此,还可以了生脱死,但不能了生脱死;八关戒斋不但可以生天,五戒十善虽可生天,唯一不同的是,八关戒斋也可生天做天人,生天做天人,会破了其它的戒律。2.八关斋戒持受五戒十善可以得人生,甚至可以丧命。也因为喝醉酒后,人喝醉酒后会“破家危身”,可以醉人,未闻言闻都是妄语的范围之内。E.不饮酒。酒是由谷类和果汁类酿制而成,未见言见,欺骗,搬弄是非,包括挑拨离间,远离一切女色。n不妄语。不说一切谎话,心不想淫,不行男女淫事。口不说淫,离开原先的地方。心里没有占有的欲念。C.不邪淫。为护自身清净,不可以拿走。不可以把原来的东西拿走,心里没有想杀的欲念。B.不偷盗。主人不给予的东西,不劝人杀,不教人杀,不杀,不得作沙门”内容是相同的。

A.不杀生。对一切的有情众生慈悲、怜愍,听说墙上挂件装饰品图片。也应该可以迎刃而解了。《中阿含经》的“女人不得行五事”与《大爱道比丘尼经》的“女人有五处,应该可以有个圆满的答案了,在这两段中进行比较,歧视佛教女性的,认为佛陀制戒对男女不平等的,不得作沙门。那些对八敬法产生疑虑的,当除减五百岁寿法消衰微。所以者何?阿难!女人有五处,归留一切悉蒙得度。今以女人在我法中为沙门故,佛之正法当住千岁兴盛流布,不于我道作沙门者,若使女人,胜于余国土,国中常安稳,如摩尼珠。若国中有沙门者,沙门亦清净不可玷污,过腧于外道异学者上,当如事天神,当如事日月,使我国土人民无啼哭者。若使女人不于我道作沙门者。天下人民奉事诸沙门,天下人民当豫具衣被饭食床卧具病瘦因缘医药赈给。愿诸沙门当自来取之,福德无量。若使女人不于我道作沙门者,令我长夜身得安稳,愿以足行此发上,皆言:贤者有净戒闻慧之行,求哀于诸沙门,以头脑着地,天下人民皆当解发布地,不可称量皆从心计。如其所愿皆得其证。若使女人不于我道作沙门者,令我长夜得其福德,愿以足行此衣上,当言:贤者有净戒志,以头脑着地求哀于诸沙门,皆当以衣被用持布施,外诸梵志及诸居士,焉能知二?汝所知似不如我知谛耶!若使女人不于我道作沙门者,何以薄少也?汝尚未知一,是汝所知,勿得说,当慎此言,且以见谛。云何甫使当为新受大戒幼少比丘作礼也?佛言:止止阿难,是诸长老比丘尼皆久修梵行,终无是处。《大爱道比丘尼经》中也有类似这样的话:须臾阿难即人稽首佛足下白佛言:大爱道比丘尼言,及转轮王、天帝释、魔王、大梵天者,若女人作如来、无所着、等正觉,当知女人不得行五事,余有五百年。阿难,今失五百岁,正法当住千年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者,若女人不得于此正法、律中,况复死瘦异学耶。阿难,有大威神。然于精进沙门威神之德犹不相及,有大福佑,有大威德,此日月有大如意足,至信、舍家、无家、学道者,若女人不得于此正法、律中,和合而处。我们再看看佛陀的苦口婆心:阿难,僧团才能和合而住,佛教才能兴盛,如果是这样的话,彼此都是罪过。”我想,否则的话,比丘也不得以八敬法来压抑比丘尼,你知道室内墙上装饰品。但也应该识得大体才好。比丘尼不得轻视比丘,不能事事讲规矩,今日的中国佛教,“虽然,更是少之又少。”对此他自己提出了非常中肯的话,能够知道八敬法之胜义的比丘尼,在中国是少见,各呈己见。圣严法师认为:“真正实践八敬法的比丘尼,学界的教授、学生,佛教界的四众,有反对……其中涉及到的人员,有赞同,有辱骂,在台湾掀起“戒律**热”。四面八方纷纷对昭慧法师提倡废除八敬法的举动,此举一出,昭慧法师在台湾断然提出废除八敬法,在两千五百年后,都没有异议。然而,遵守佛陀制定的戒律,一致遵守“八敬法”,还是佛教传人后的中国,不管是印度,印顺大师也说“八敬法是佛制”。“八敬法”在佛教发展的长河中,佛陀对出家女性制定“八敬法”也是事实,佛陀时代有女性出家是事实,我们可以得知,严重到这种地步的重戒。)

由《中阿含经》和《大爱道比丘尼经》所说,严重到这种地步的重戒。)

百丈清规严重破坏佛制戒律-佛教社-地藏论坛

波提是比丘重戒。十诵律:波逸提者。煮烧覆障。若不悔过。能障碍道。(不忏悔不能成就,属于遮戒。从性、遮这两种戒,转而犯下杀、盗、淫、妄等恶行,但是饮酒容易失去理智,则称为遮戒。例如饮酒本身不是罪恶,或诱发其他本质上罪恶的行为,只是容易产生讥嫌,属于性戒。如果本质并非是罪恶的,是社会所公认的罪行,本质上为天理所不容,国家是否订法,无论佛教是否制戒,例如杀生、偷盗、邪淫、妄语等行为,称为性戒,佛教传人中国后的僧衣制度的演变没有作进一步的考察。

4.性戒和遮戒:本质上是罪恶的行为,湛如法师有非常精细论述。他只是对早期僧衣制度的论述,所以也称“福田衣”。关于僧衣的制度,如一块块的麦田,与七条相同。衣服的形状,“四长一短”。下品三种,也有上品三种大衣,还有就是消除僧人贪利之心。衣服有“七条两长一短”的,是为了“异于外道”,再拼凑起来。沙门服这种衣,把拣来的衣服用刀割碎,即使是正常的颜色也要染成坏色衣;3是刀贱,不是正常的颜色,世间俗人所遗弃的无有用处的衣服;2是色贱,是不能够进入俗人家里。道宣法师在《释门章服仪》中说到“沙门衣有三种贱”。1是初体贱,还有比丘的雨浴衣和比丘尼的水浴衣。《十诵律》在佛陀还规定比丘不持三衣,不但有粪扫衣、三衣,所谓“应机施教”。律部显示,就随时制定,学会戒律内容与衣食制度。随时想到,一不舒手。下至覆三曼陀罗作泥洹僧。早期佛陀衣制是随着区域的不同,广三肘一不舒手。下者长四肘半广三肘,一不舒手。作安陀会亦有上中下三种:上者长五肘广三肘。中者长五肘一不舒手,广三肘一不舒手。下者长四肘半广三肘,缘相降二指作。郁多罗僧也有上中下三种:上者长五肘广三肘。中者长五肘一不舒手,一不舒手着衣时,一不舒手。下者长四肘半广三肘,一不舒手广三肘,应自身的高矮胖瘦而定。《摩诃僧只律》中佛陀对三衣的尺寸也有所规定。三衣分为上中下三种:上者长五肘广三肘。中者长五肘,应该减量,已经用的则越毗尼罪。做衣时不得过量,则犯波夜提,或者是叫他人作,如果是自己作,衣服不能自己作,春则着中。”佛陀还规定,夏则着轻,冬则着重,“三时故制有三衣,三衣是为了障寒的。因此,三衣能障故。”由此而知,若多畜得尼萨耆波逸提罪。所以道宣在《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》说:“一衣不能障寒,若少畜得突吉罗罪,不应少不应多,比丘应该具有三衣,天气寒冷,诸比丘尔所衣足。冬天的时候,佛思维,阿难即授衣。佛取衣着空地经行,持第三割截衣来,佛身寒告阿难,中夜过后夜来,中夜空地经行,阿难即取衣授佛。佛取衣着,持第二割截衣来,佛身寒告阿难,初夜过中夜来,佛着一割截衣。初夜空地经行,夜寒风破竹时,应取和不应取都在律部中有若干的规定。可以参见《四分律》卷39、《五分律》卷20、《十诵律》卷27、唐道宣《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》卷9、宋元照《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》卷13、唐道宣《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》卷2、唐道宣《释门章服仪》、唐元照《佛制比丘六物图》。1.2.三衣在冬季,故打而至死来取衣。关于对粪扫衣,比丘以为是死人,放牛人是睡着了,身上的衣服也不可取。因为有比丘在放牛人身上取衣,后来佛陀也规定不可取。临终前的人,以粪扫衣取无罪,不以盗心,比丘言佛陀说过,居士责问,比丘就随手取走,如居士的衣服挂在墙上晒,这样就不难想象了。对粪扫衣的取舍佛陀都有若干的规定,佛陀早期都是随犯随制的方式来制定戒律和衣制的,成为十种。因为,到后来就有所改变,《十诵律》的记载时期可能更早,粪扫衣的内容比较接近。由此类推,10嚫罗钵尼衣。

从《五分律》和《四分律》来看,9拘摄罗衣,8翅夷罗衣,7麻衣,6舍兔衣,5叉摩衣,4刍摩衣,3钦跋罗衣,2劫贝衣,《四分律》记载了有十种衣料可用:1拘舍衣,10往还衣。在粪扫衣的用料方面,9受王职衣,8求愿衣,7若鸟衔风吹离处者冢间衣,6神庙中衣,5产妇衣,4月水衣,3烧衣,2鼠啮衣,10火烧衣。《四分律》也记载了粪扫衣为十种:l牛嚼衣,9鼠咬衣,8牛嚼衣,7产妇衣,6女嫁时显节操衣,5新嫁所弃故衣,4巷中衣,3覆冢衣,2冢间衣,或者冢间的衣服。《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》记载粪扫衣有十种:1王受位时所弃故衣,就是遗弃在巷陌里,也不属于谁的衣服。土衣,也就是散落在地上,顾名思义,拿来布施给出家的僧人。无主衣,是将裹死人的衣服,然后遗弃在坟墓旁边的。出来衣,是裹死人的衣服,4土衣。冢间衣,3无主衣,2出来衣,1冢间衣,应该过清贫乐道的生活。《十诵律》规定粪扫衣的补贴有四种,通常也称坏色衣。粪扫衣是突出修道人在日常生活中对物质的享受的消除,制成衣服,出家人把它拣回来再染色,散落在巷子里、垃圾堆里或坟墓的旁边,粪扫衣是普通人所遗弃的衣物,是名粪扫衣。”由此可知,取净浣补染受持,又称衲衣、百衲衣、补衲衣。“里巷中弃弊故衣,应学如是。粪扫衣,少欲知足。乐住远离而习精勤。立正念、正智、正定、正慧。常当远离,次第乞食,常行乞食,主要有粪扫衣和三衣两种。1.1.粪扫衣着粪扫衣,就如“食取充躯”一样的效果。在《阿含经》中提到衣的种类,足蔽四体。”就可以了。“衣取覆形”,衣服的作用是“足障寒暑、蚊虻,不管是什么衣服,“异外道故便以刀截”。唐道宣法师在《释门章服仪》中也说“异于外道”。佛陀制衣的目的,得突吉罗罪。”割截衣的目的主要是,若人,不着割截衣不得人聚落,“从今日着割截衣,“此衣割截如是作应法”。所以佛陀制定,极为赞叹,佛陀见了,“割截簪缝中脊衣叶两向收襞展张”,“深摩根衣能法此田作衣不?”阿难说可以。阿难接过佛陀手中的衣服,“僧衣与外道衣异”。《十诵律》中制衣有一段过程。佛陀问阿难,应该对沙门制定衣法,足蔽四体。”在《十诵律》中汫沙王要求佛陀,蚊虻,此衣足障寒暑,若长者衣、粗贱衣,若冢间衣,“我所制衣,也就包括不着华丽高贵色彩的衣服在内。所以在《阿含经》中佛陀首先就说出制衣的目的,是出家僧人戒律内容的重要的一部分。十戒的不着香华蔓的含义, 顶礼本师释迦摩尼佛

二、衣食的制度1.衣服的制度僧衣的制度在戒律中佛陀多有论述,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    手机:+86-0000-96877    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利来国际下载_利来国际娱乐平台下载_利来国际官网下载 版权所有    技术支持:织梦58    ICP备案编号:     第三方统计
网站地图(百度 / 谷歌